香港赛马会总部074988|香港赛马会六合彩曾道人有求必应
訂閱

多平臺閱讀

微信訂閱

雜志

申請紙刊贈閱

訂閱每日電郵

移動應用

領導力

大紐約,小人物,來看看他們的2018年

財富中文網 2020年01月29日

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最令人難忘的《財富》雜志選題之一,因為它超出了《財富》雜志傳統上專注于大企業的選題領域。

聽過了硅谷新貴榮歸故里的故事,我們把視線從圣路易斯熱鬧的教堂移向車水馬龍的紐約街頭。

大都會滋養了平凡人的英雄夢想,更承載了他們疲憊奔波的日常生活。2018年12月,艾瑞克·詹金斯和攝影師安德烈·瓦格納合作,記錄下幾個紐約故事。不過這一次,主人公不是行業巨頭,也非商業領袖,是一群在大洋彼岸,和我們一樣努力生活的普通人。

在曼哈頓中城結束一天的工作后,卡米克·欽走向地鐵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采訪札記:

這是與攝影師安德烈·瓦格納合作的攝影隨筆系列的三次采訪之一。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最令人難忘的《財富》雜志選題之一,因為它超出了《財富》雜志傳統上專注于大企業的選題領域,但仍然將重點放在經濟和工業上。這些采訪坦率地窺探了努力奮斗的紐約人的日常生活,安德烈精彩的照片讓故事栩栩如生。我想很多人在《財富》雜志上看到這個故事都會感到驚訝,但也會充滿感恩,我想也正因為如此,它是一篇出色的報道。

——艾瑞克·詹金斯(Aric Jenkins),專職作家

大紐約,小人物,來看看他們的2018年

近年來,有些跡象顯示美國經濟在增長,全國失業率已經跌至49年來的最低點,就業率連續98個月增長,創連續增長最長記錄。代表中產階級收入的家庭收入中位值三年來持續增加。

然而在這種大好形勢下,美國人口最多的紐約市出現了一種怪現象:入不敷出的家庭所占比例和過去幾乎持平,既沒有上升也沒有下降。不單紐約市有這種變化趨勢,全美皆是如此。

大多數美國的勞動者并非中產階級。按照經濟理論專家定下的標準,美國有6500萬勞動者屬于“服務階層”,幾乎占勞動大軍的一半。服務階層收入低,需要的職業技能水平也低,主要從事日常重復、以服務為基礎的工作,包括零售業工作者、餐飲與酒店業員工、兒童保健助理和助手、客服代表,以及其他一些文書和行政方面的職位。

大部分從事這些工作的人的收入天然較少,而且長遠來看薪資增幅很低,甚至可能沒有增長。這也是為何紐約市之類的城市的失業率在下降,入不敷出的人卻沒有減少。智庫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的一份報告發現,1997年以來美國生產率增長了77%,勞動者的時薪卻只漲了12%。

為了探究勞動者面臨的問題,《財富》雜志采訪了三位從事服務行業的全職員工,他們都在紐約打拼,努力為家人的未來積累經濟保障。他們談及自己日常生活中面對的挑戰、過去的經歷如何影響當前的生活,以及希望通過職業發展和教育程度提升獲得怎樣的前途。

***

卡米克·欽,37歲

職業:醫療報賬師及Uber共享汽車司機

年收入:4.2萬美元

已為人母,有兩個兒子,一個4歲,一個8歲。

家住曼哈頓區的公屋。

“每個工作日的白天,我要應對病人、哭泣的孩子和怒氣沖沖滿肚火氣的父母。晚上和周末還要送一些醉漢和瘋子回家。如果沒有收入,就住不了現在的房子,我活不下來。”

欽和兒子卡瑞在曼哈頓上城弗雷德里希·道格拉斯社區的托兒中心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好多次我們逛商店的時候,孩子們看到東西想買,我都說現在不能買。我自己也沒法買,因為我要給孩子買衣服,上學穿的新運動鞋,還有托兒所的費用,根本沒法給自己添置東西。我做了很多犧牲。買日常雜物也不容易……沒有任何政府援助。有點錢的時候,我就帶孩子去連鎖餐廳BJ’s吃飯,最近幾個月都沒去過了。我們去店里買的也是最基本的日用品和零食。以前孩子們喜歡去食品柜拿一堆零食吃,現在他們常問:‘我能不能吃點零食?’我只能回答:‘沒有零食,吃根香蕉就睡覺吧。’有時滿足他們也很簡單。他們喜歡看視頻網站Netflix的節目。但是Netflix的賬單該付了。他們提醒我:‘媽媽,Netflix不能看了。’我就會回答:‘等我拿到薪水吧,我的銀行卡上已經沒有余錢了。’”

卡瑞和欽乘坐市內巴士穿過中央公園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卡瑞、欽和大兒子凱利爾乘坐一輛上城的巴士,返回東哈萊姆區的家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大概三年前,我們幾乎要無家可歸。當時我和孩子的父親出了問題,還面臨家庭暴力。我只能帶孩子逃到一處家庭暴力避難所。我們在那待了快一年。小家伙想去朋友家里睡,但是不行,因為每晚我們都要全家人報到。我總是告訴自己,只要有了自己的住處就不會再那么慘。”

“我們本來在一個家庭暴力避難所,他們把我們挪來挪去。我的小兒子一開始被送去了第一個避難所街區里的托兒所。后來他們讓我們從城市一頭搬到另一頭,從東紐約搬來布魯克林區的貝史蒂。現在要送小兒子去日間照料中心就得先坐巴士,再乘火車,最后轉一道巴士;然后再返回來坐火車和巴士送大兒子去曼哈頓的學校。小兒子已經習慣每天早上5點30分起床。有一次我們送小兒子去學校的時候,大兒子還睡眼朦朧,一不小心踏空從地鐵的樓梯上摔了下去。我對自己說:‘一定要帶他們離開避難所,還要買輛車。’所以,當理想的公寓出現的時候,我拼勁全力爭取到了。離開避難所之前我拼命工作,除了睡覺都在工作,后來在離開避難所前買到了一輛車。”

“我總是告訴自己,我們不能再回到那里。我們要省錢,比如孩子這周就沒辦法買玩具或者沒有零食吃,因為還得付房租。我只能提醒孩子們:還記得之前住在避難所有多慘嗎?”

欽一家在吃晚飯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在主動找別的工作。現在這份工作已經干了七年了。以前每年還漲工資,可過去兩年沒再漲。孩子越來越大,我的開支增加了,收入卻還是老樣子。我喜歡現在的工作,但我想找一份不必再兼職當Uber司機的工作,最好能朝九晚五舒舒服服上班。因為兼職開車也有代價。”

“兼職的話,我周末就沒法照顧孩子。周末我們在一起的時候,白天我都要睡覺,因為整晚都在開車。他們只好來回跑,晚上去父親那里,早上再回到我這兒來。而他們想跟我一起做點什么的時候,我都在睡覺。醒來之后要給他們做飯洗澡,把他們帶到爸爸那兒。所以特別辛苦。”

“有時,我們想坐下來一起看電影,比如這周末,我跟他們說:‘就這樣吧,我們懶一回,一起看場電影。’后來我們去看了。之前他們幾乎從沒機會跟我一起看電影,我覺得失去了很多陪伴孩子的時間。”

兒子卡瑞睡前,欽抱著他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一直在找各種工作,收入高的低的都有,不光是醫療領域。我申請過紐約公共交通管理機構大都會運輸署的,還有郵局的工作。我在找機會做衛生檢驗。開環衛垃圾車都行,我不介意!只要長期收入能增加到理想的水平,我就愿意做。我想找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,只打一份工就好,然后等生活安定下來,送兩個孩子去全日制學校,我自己可以回學校學點什么。如果我在公司找到薪資優厚的工作,行業又有發展空間,就不回學校學習。我可能會留在公司努力發展。但眼下我做的工作沒有讓我成長,也沒有發展的空間。”

***

路茲·阿雷拉諾,39歲

職業:西奈山醫療系統秘書

年收入:3.4萬美元

已為人母,有兩個兒子,一個3歲,一個11歲。

家住布朗克斯區。

路茲·阿雷拉諾和兒子艾登在位于曼哈頓上城的婆婆家里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每天早上5點30分起床,把孩子收拾妥當,先送一個兒子去曼哈頓的弗里德里希·道格拉斯社區托兒中心,再送另一個兒子去附近街區的學校。然后,我坐一趟免費的小公交去上班,每天都如此。”

“日子很難過,收入不夠付房租和養孩子。確實太不容易了。這就是我住在布朗克斯區的原因,因為住城里根本不可能。我負擔不起。布朗克斯的開銷也在變高。我住的社區不錯,因為認識房東太太,她對我很好,所以房租沒有市場水平高。要不然,我在這也住不起,可能還得和我媽媽一起住。”

路茲和兒子艾登走在第104大街上,去弗雷德里希·道格拉斯社區的托兒中心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覺得自己是中產階級,但我感覺可以過得更好,現在也只是還行。孩子該有的也都有了。我也在盡力養他們。最難負擔的是房租。我和同事一天到晚聊的都是租金、電費、育兒,養孩子有多不容易。我們沒掙多少錢,薪水又沒漲多少,只有3%。醫院就是這樣,每年只漲這么點。醫院老板沒換以前,有四年根本沒漲工資。我不是工會的,所以每次發工資還要多上交200美元。我希望能攢錢買套房子,但幾乎不可能。我很著急。感覺賺的錢剛好夠負擔開銷,別的沒了。沒有閑錢做任何事。”

“我在布魯克林區的紐約城市大學國王區社區學院上過一年大學,可是沒有念完。我當時決定暫時休息下,然后再也沒回去。上大學很不容易,因為很多功課很難。我母親不會說英語,父親是個文盲。很多事都靠我自學,所以我才去念大學,這對我來說有點挑戰,我沒能堅持,還是放棄了。現在我年紀大了,回想起來就會覺得,當時應該堅持讀完的。”

路茲的大兒子杰里邁亞和弟弟艾登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醫院提供了一些學習班。我報名上了一個初級領導力的實習班,因為我想以后當主管或者經理。我想找機會發展,現在沒法成長。當秘書沒有發展空間,我已經當了八年,夠久了,在這家醫院干了18年。培訓有機會提升表達能力,改進工作方式,爭取當上領導或主管。通過實習,我可以了解醫院里不同的部門,增加一些知識。這對我來說是個機會。”

***

詹姆斯·布朗三世,35歲

職業:記錄管理員兼運動訓練師

年收入:2.1萬美元

已為人父,有一個7歲的兒子。

家住曼哈頓區公屋。

在曼哈頓上城的家中,詹姆斯·布朗三世訓練兒子詹姆斯·布朗四世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教孩子拳擊,也教他們打籃球。我在大學打過籃球,經驗豐富,還在初中和高中當過教練。一方面可以賺點錢,很多孩子都需要指導提高水平。我通過教兒子練習當教練。他七歲了。為了把籃球打得更好,我吃了很多苦,獲得了很多經驗,也結識過很多了不起的業內人士。但我發現,拳擊是只要很主動就能靠自己達到巔峰的運動。除了教導兒子自律和集中精力,他四歲的時候我就讓他接觸拳擊,接受一些訓練,當然,費用特別貴。所以每周有一半時間我讓他接受職業訓練,另外一半時間我學以致用,用向教練學來的內容自己訓練他。”

“我從來沒有通過面試找到工作,我從來沒通過面試,實在太難了。簡歷上寫著,我成年以后做過六份工作,可能其中五份都是通過朋友或者他人介紹的。我也想在網上求職,然后通過面試找到工作,但很困難。我也向一些專業人士遞過簡歷,通過招聘網站發過簡歷。但似乎就是行不通。我認為,從另一角度看,問題不在于求職者知道什么,而在于求職者是誰。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簡歷脫穎而出。我做了三種簡歷,根據不同職業投不同的簡歷。我就是不知道,要達到什么條件才能讓人力資源或者主管經理面試我。”

一個周六的上午,詹姆斯父子在中央公園留影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沒錯,我現在就掙2.1萬美元,但是我沒有覺得窮。算是有股自尊,不愿意承認過得艱難。因為我還在養兒子,他從來沒有缺衣少食,他身上有衣服,我身上也有衣服。而且靠著人脈,我出國玩過三次。在紐約生活很苦,因為物價太高。我不想抱怨生活艱難或者哭窮,我有我的自尊,說不出口。”

“但現實確實讓人害怕,我經常忍不住這么想。如果沒有收入,付不起房租,在這里很難過上想要的生活。注意過訓練收費么?我記得以前才1.25美元,還有些人記得有過0.75美元的時候。現在已經失控了,什么都在漲,可我的工資沒漲過。很可怕的是,我看到自己的時候在想,還有人比我還慘十倍。從財務上說,我大概比中產階級要差大概1000倍。”

父子二人離開公園。圖片來源:Andre Wagner for Fortune Magazine

“我27歲時就發現,負債會影響人工作。假如你信譽不好,很多公司都不會請你,因為他們覺得,信用不好的人可能會做一些有損誠信的事。在我看來,申請學生貸款簡直就是自取其辱,因為根本沒做錯任何事。你只是為了上大學,從來沒被抓過,一直都是守法公民。現在還得還貸款,但你卻沒有錢還。即使找到一份工作,賺不少錢,還是會背上心理負擔,提醒自己要保住工作。就算明天找到掙8萬美元的工作,還有5萬美元債要還。什么時候才能徹底擺脫債務?我覺得這不公平。所以,我選擇拖延還債。這看起來不負責任,但我寧可欠這些資產幾十億美元的銀行,也要努力養活家人。這是很艱難的抉擇。我寧可不還錢,也不要為了還債餓死。”(財富中文網)

譯者:Pessy

審校:夏林

我來點評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:

500強情報中心

財富專欄

香港赛马会总部074988 青海快3 舟山清墩手机版下载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 河北快三 和值走势图 2017046期组六8注 时时彩分析软件 总进球数过滤技巧 快乐12 香港六合彩开奖 澳洲幸运10微信群